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县区新闻 >> 巴州区

记巴州区水宁寺镇枇杷村党支部书记杨彬

【2014年03月31日 08:56:56】【来源:巴中讯】【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只有把群众当成亲人,共产党人才能赢得群众的支持和爱戴;只要永远不忘记百姓的恩情,踏实为民服务,就会在群众心中构筑起不倒的’丰碑’!”3月28日,在巴州区举行的杨彬先进事迹报告会上,全省教育实践活动的先进典型之一,二十三年如一日服务乡亲的水宁寺镇枇杷村支部书记杨彬,拄着双拐作了感人肺腑的典型事迹报告。巴州区近3万名党员干部、80余万群众乃至全市干群为之感动,他用信念支撑为民富民的庄严承诺,以实际行动谱写了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先锋之歌,树立了基层共产党员的光辉旗帜。

  (一)

  “乡亲们的恩情太深,就是拄着拐杖,我也要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残疾后的十多年来,杨彬就是靠着一颗感恩的心,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上山下河,跑项目,拉赞助,一天天改变着枇杷村落后的面貌。

  水宁寺镇枇杷村地处偏远,离巴城55公里,共287户1287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还没有通水通电,更不用说通上公路。这里山高土贫,水源缺乏,村民年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村里许多人买盐巴,生病拣几颗感冒药都要赊账。人穷气短,因为争水争地,打架斗殴的现象时有发生。当时流传着一句话:“枇杷村,长竹竿,山高路又远,打米磨面翻几碥,一盏油灯照三晚。”虽有些夸张,却道出了枇杷村贫穷落后的实情。

  1990年,从部队转业回家的杨彬毅然辞掉舒适的工作,回到家乡枇杷村担任社长。就在这一年,他带领全社群众第一个照上了电,第一个把小商店和打米磨面粉粹机搬到家门口,第一个组织群众兴修水利结束了全社靠天吃饭的历史。老百姓称赞他是当过兵的娃儿见过世面,胆子大,都很信任他。三年后,杨彬被选为村委会主任。上任伊始,面对村里家家房屋破,户户油米缺的现实,他开始筹划修通村道路,立志打开枇杷村的致富大门。

  说干就干!没钱,就发动村民自筹资金;舍不得花钱请设计师,杨彬就带着村社干部用土办法放线规划路线。既要距离最近,又要工程量少,还要考虑尽量少占耕地。一个多月下来,他带着村干部拿着卷尺和绳子跑遍了枇杷村每一个角落。那一个月,他瘦了十几斤,光设计方案就改了二十多次。测算后,村里人均需筹资15元,投劳10个。

  那时候,村民都很贫穷,哪里拿得出钱,这可愁苦了杨彬。可让他更为难的是和村民协商土地。按照规划路线,3.5公里6米宽的村道路,要占用土地30多亩,涉及3个社60多户人家。村里人多地少,村民都把土地看成自己的命根子,杨彬磨破了嘴皮子,一些村民们还是不愿意调换土地。

  工作一时受阻,一些不好的议论也慢慢在村民中传播开来。可不管什么嘲讽传到耳边,杨彬都当没有听见。他就认准了一个道理:要想富,先修路,枇杷村要发展,不修路,什么都是空话。他相信时间长了,村民们会理解他。关键时候,个别村社干部在家人的撺掇下,也开始打退堂鼓。社长陈继孝认为公路过他家院坝,会坏了风水,坚决要求改道。杨彬和村干部几次找他做工作,他就是不松口。那段时间,陈继孝的老父亲远远看见杨彬他们过来,就黑着脸“嘭”地把门关上。村民罗元继刚修了房屋,听说现在修公路要占他家的承包地,就跑到干部家里又哭又闹,晚上还抱着铺盖卷睡在自家地里。杨彬听说后,放下手里的工作找到罗元继,给他讲了修路的好处,又向罗元继承诺今后土地调整时一定给他补足,未调补的这段时间村里按地的产量折算补钱给他,实在调不过就拿自己家最好的田给他。那天晚上,杨彬跟罗元继一直聊到深夜,他给罗元继算了一笔帐:公路不通,家里就是卖头猪,都得喊四五个人抬,猪一路赶一路拉,在家里一百七八十斤的猪,上街只交得到一百五六十斤,损失上百元。路修通后,人家到家门口收猪,别的不说,多养几头就能赚不少钱。通过反复做工作,罗元继终于同意换土地。这天晚上,杨彬又趁热打铁找到陈继孝,以罗元继为例做他的工作,陈继孝又惭愧又感动,终于松了口。

  枇杷村青壮年大多在外务工,家里留守的都是老人孩子,修路进程很慢。那段时间,杨彬白天在工地上劳动,晚上挨家挨户做工作催收修路款,经常深夜才饥肠辘辘地回到家里。村里贫困户多,修路资金仍有很大缺口,眼看还有一公里多路修不下去,杨彬又急又累,好话说尽,也没有借到钱。实在没有办法,他就把家里打米磨面和开小商店赚来的15000元钱偷偷拿来垫上。妻子气不过,要找他理论,他就在公路上忙到深夜才回家。看他每天累得话都不想说,妻子满肚子气也发不出来。村民们听说杨彬把自家积蓄全拿出来垫资修路,再也没有人阴阳怪气说风凉话了。没过多久,修路款终于如数收上来。公路终于可以如期完工,杨彬高兴极了,委屈和劳累早忘到九霄云外。

  1996年,枇杷村修通了连接邻村的3.5公里泥结石路,结束了村里祖祖辈辈不通公路的历史。接下来,杨彬趁热打铁,带着村民又用几年时间,修建了17公里村道路,并全部进行了硬化。村民出行畅通无阻,枇杷村祖祖辈辈肩挑背扛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二)

  “那段痛苦的日子里,乡亲们的关怀和问候,让我既感动又惭愧。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站起来。哪怕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也要和乡亲们一起拼命干下去!”

  时至今天,想起那一段艰难的日子,想起乡亲们的关怀和鼓励,杨彬还是心潮澎湃。

  眼看枇杷村的面貌一天天好起来,老天爷却跟杨彬开了个残酷的玩笑。2003年10月11日下午,天下着大雨,杨彬到镇上开完会后回家途中遭遇车祸。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因伤势过重,自己的左腿已被高位截肢!

  突然降临的灾难让这个本来坚强的35岁汉子一下子懵了,杨彬真不敢想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那段时间,他连死的心都有了。就在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是乡亲们给了他好好生活下去的勇气。从入院第一天直到出院,不断有老百姓来看望他,送来鸡蛋、猪蹄、水果,堆满了房间。

  有一件事杨彬经常讲给别人,那时他躺在病床上,家住七社的焦连秀老人当时已经七十来岁了,听说他出了车祸,老人拄着拐杖,挽着一小竹筐鸡蛋来看他。老人一步一步挪到杨彬的床前说:“彬娃子,这儿只有13个蛋,本想等家里的鸡下满20个才来看你,害怕放久了莫法吃,就给你送来了。”焦连秀老人家里条件并不好,13个鸡蛋,也许是那时她家最值钱的东西。杨彬想拒绝但又怕伤了老人的心,只好紧紧握住老人家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老人家也哭了。

  出院回村那天,村民们早早来到村口,一见到杨彬就围上来。大家挣着抬滑杆,陈继友以前搞蚕桑生产时和杨彬有过矛盾,那天他一直把杨彬抬回家,有人见他太累,要换他,他不肯。杨彬坐在后面,看着陈继友他们的背影,眼泪哗哗往外流。也许,就在那一刻,这个身上流淌着军人血液的男人,悄悄在心里种下了今后奋斗一生的承诺:为这些淳朴善良的可敬乡亲,找到一条通往富裕的幸福之路。

  在家休息了几个月,杨彬就拄着拐杖出现在了田间地头,村民劝他休息,他总是笑着摇头。从此以后,拄着拐杖蹒跚行走的杨彬,成了枇杷村民们最熟悉的身影。为了不耽搁村上的工作,他经常让妻子和父亲背他到农户到田间。那是一段艰难的日子。最初杨彬拄着单拐,可生病时村上积压的事多,他常常一忙就是一整天,右腿由于长期负重,不久股骨头坏死,不得不拄上了双拐。

  枇杷村山高坡陡,就是正常人走路都常常跌跤,杨彬拄着双拐,艰难可想而知。刚开始走路又不熟练,稍有磕绊就会摔倒在地,双腿使不上劲,他只得靠双手把上半身先撑起来,再用拐作为支点撑起全身,晴天还好点,雨天就是一身稀泥。可望着妻子含泪的眼睛,杨彬笑着安慰她说:“事情多,我不去不行,不小心跌倒了,不妨事!”他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跌伤加腿伤,无数个深夜,他常常疼得直嘘冷气。可这些,他从不对人说,也不要妻子说。

  2011年,村里在山梁上规划了250亩核桃园。陡峭小道从山脚到核桃园有几百米高,四周杂草茂密,一般人上山也就几分钟,可杨彬要上去一趟至少半个小时。那段时间,一向沉寂的山顶热闹极了:平整土地、分配种苗、协调劳动力、规划落实、栽植管护……事情特别多。村干部怕他吃苦,都抢先上山去了。杨彬也不争,等他们走后,他就悄悄跟在后头。上山时,杨彬用双拐吃力地把路边的杂草向两边分开,然后俯下身,用手撑着身体连爬带挪往山上走。有一天,他爬到半山腰,就听见山上吵成一片。肯定是村民发生了争执。他顾不上杂草划破了手掌,急急忙忙往山上赶。

  不知什么时候,正争吵得不可开交的村民突然见到了一头汗一身泥的村支书出现在面前。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争吵的人悄悄退到一边,一些人围上来搀住他,年纪大的眼里泪花闪烁。杨彬歇息后,边擦汗边问他们吵什么,村民们都说没事,大家闹着玩。明明还各不相让的争执,因为杨彬的到来而悄然化解了。

  那段时间,杨彬几乎每天都要上山一两趟。可从第二天开始,无论上山下山,村民们都会抢着上前扶他,有人上坡时还提前到家里来接他。从那以后,每次村里开展完工作需要回家,就有很多村民争着背他。父亲和妻子再也不用急匆匆从家里赶来接杨彬了。只要杨彬决定了的事,村里干部马上就去抓落实,他们晓得如果不落实,不抓紧,杨书记不放心,又得多跑路多劳累了,他们跑快点多做些,杨彬就少跑路少累点。

  “虽然我两条腿都没有了,但村两委成员和村民都是我的腿,我也愿意拄着拐杖给他们多跑路办实事。”

  杨彬的话里洋溢着浓浓的温情,他或许没有想过,这遍布全村的“腿”,是他用全心全意为枇杷村村民谋福利的赤子之心换来的。

  (三)

  2004年11月,拄着拐杖的杨彬再次高票当选为枇杷村支部书记。

  这时候,通过几年努力,枇杷村已经改变了当初贫穷落后的面貌,正奔跑在小康的路上。村民们都相信,这个拄着双拐,行动迟缓的拐杖村支书,会带领全村人走上致富的康庄大道,因为在杨书记的心里,始终装着全村群众,他为了村民的一切,常常连自己的伤病都忘记了。

  以前的枇杷村,因为远离城市,少受现代文明熏染,村民们的宗族观念强。杨彬刚当上村支书时,就听过这么一句话:“攻不破的枇杷山,烂不过的廖家碥,二四社倒平凡,迷魂阵摆在金家湾。”那时候,一些村民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起纠纷,处理不好很容易小事变大,往往亲戚相连,形成宗族对抗,甚至酿成事端,带坏村风民风。

  杨彬决定改变村民的这一陋习,他相信,只要秉着一颗公平心,村民们就会支持他的工作。

  2005年初夏,村民谯先明耕田时不小心把杨彬堂姐家田里的秧苗踩倒了。堂姐知道后跑去一边骂,一边拿起镰刀戳牛。谯先明本来要道歉,见对方伤牛,心疼不已。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杨彬得到消息后,拄着拐杖心急火燎地赶过去,路上跌倒了两次,手掌也跌破了。堂姐看到杨彬像见了救星,老远就嚷开了,指着鼻子数落谯先明。谯先明以为杨彬要帮自家亲戚说话,气势自矮了几分。堂姐更是得理不饶人,高嚷着要杨彬给她主持公道。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杨彬没有发表意见,等仔细了解事情经过后,当着围观村民的面,他严厉地批评了堂姐。接下来,杨彬又认真查看了牛的伤情,决定要堂姐赔偿谯先明医药费600元。堂姐见他帮外人,虽然声音低了下去,还是喋喋不休不服气。见堂姐未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杨彬决定以她为反面典型,纠正村民错误的观点。针对她以往常与村民发生口角的行为,又对她实施了100元处罚。围观的村民再也不说什么,都纷纷叫好。堂姐从此不理他,现在关系才又慢慢好起来。

  因为处事公允,对事不对人,村民们都信服村两委的各项安排。枇杷村连续十二年没有治安刑事案件和越级上访、群访事件发生。

  老百姓把杨彬当亲人,杨彬也把老百姓当成自家人。几年前,村民金朝中在铁路上受伤,左腿落下残疾,一度破罐子破摔,沉迷于喝酒打牌,只管伸手向家里要钱。家人多次向杨彬哭诉,杨彬便寻思给他找个事干。有次在城里理发,听店老板说要招学徒,包吃住,杨彬觉得不错,既不耗体力,又免费学手艺。回村后给金朝中提起这事,可他说什么都不愿意。杨彬便借故把他带到城里,先后去盲人按摩店、修理厂等好几个地方看看,让他亲身感受残疾人的自强。接着又带他到理发店跟老板当面沟通交流。金朝中终于答应学艺,他很快掌握了理发技术,被派到广州去学习交流。看到金朝中有了点事业,杨彬又四处托人,牵线搭桥帮他介绍对象。现在金朝中在平昌做建筑生意,一年收入十几万,儿子一岁多了,日子越过越红火,村里搞建设他还主动捐资支持。在金朝中嘴里,从来没有杨书记,而是亲热地叫着“彬哥”,照他自己的话说,“彬哥一叫二十年,还会叫上一辈子”。

  罗元法是五保户,身患精神病多年,时好时坏。杨彬先后五次到巴州区民政局帮他求助,三次接送他到精神病医院治疗,情况好转后又安排他在核桃园看护核桃苗,由村里垫付工资,罗元法很珍惜这份工作,说是杨书记安排的,他就是不眨眼,也一定要看好核桃苗。金显周腿脚三级残疾,在宁波务工,妻子死得早。家里只有老母亲和一个小娃娃,老人年纪大了有点糊涂。杨彬不放心,经常去看望他们,每次去都会带些生活必需品,他还帮金显周家里办了保险,申请了贫困救助。

  杨彬的无私付出,自然也得到村民们真诚的拥戴。过年时,金显周打工回家,什么东西都没有买,却特意给杨彬买了一件衬衣,说什么也要他收下。杨彬腿脚不便,村民便主动修通他家到村道路的公路,樊才德、周述奇等人每天天不亮就从五六里远的家里赶来帮忙,直到天黑才离开;这些年来,背过杨彬的村民少说也有几十人……正如杨彬自己所说的那样,残疾以后,工作的每一天里,乡亲们的关爱、支持和理解,像一股股暖流,时时刻刻包围着他,感动着他,砥砺他一路前行。换个角度说,正是杨彬忘记自身苦难带领全村人追求富裕的孜孜以求,感动了淳朴的村民,他们不善言辞,便以这种最简单的方式,表达着对拐杖村支书的敬意和感激。

  (四)

  要说对不起谁,杨彬说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一提起家人他就满心愧疚。这些年来,他的工资不但没往家里拿过,反倒经常把妻子辛苦积攒的钱垫出去。为了饭馆能多赚点钱,妻子每天很晚才关门,回到家还有一大堆家务活,还要帮杨彬敷药清洗,经常忙到十一二点才睡,早上四五点又要买菜生火忙馆子的事。杨彬天天在村上忙活,妻子经营饭馆,父母年纪大了没法照顾孩子,女儿从小学二年级开始至今一直寄居在平昌妹妹家里读书,只有寒暑假才能见上几次。

  2011年,为了修村部,杨彬又偷偷把妻子开饭馆存的4万元拿出来救急。妻子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可走了不到十来天又回来了。她回来就到村里背杨彬回家,路上一句话都不说,累得直喘粗气,大汗淋漓,却不肯放下他自己走。杨彬躺在妻子瘦弱的背上,心里很不是滋味。作为一个男人,本应该像大山一样去照顾呵护她,但妻子却经常背着重重的他。回到家,妻子一边为杨彬敷洗一边哭着说:“我是上辈子欠你这辈子来还债的,今后我不拦你了,你想管村上的事就管吧,但拿钱总得给我商量下吧?那是我起早贪黑一分一角攒下的呀。”杨彬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可事情一急,他又把家里的事情放到了身后。

  结婚这么多年,杨彬只给妻子樊小丽买过两件衣服,结婚时买给妻子的那件红衣服,十多年了,妻子都舍不得丢掉。去年妻子生日前几天,杨彬隔壁家周丽琼在网购时,他就让她帮妻子买了一件衣服,并要她不要提前告诉妻子。妻子生日那天,周丽琼把樊小丽和杨彬叫过去,让樊小丽试衣服。妻子边试边问:“这是谁的衣服?”周丽琼说:“我买的,你帮我试试好不好看?”樊小丽穿上衣服,觉得真好看。杨彬问妻子喜不喜欢?妻子说说:“喜欢,亲家买的衣服就是好看。”杨彬笑着说:“那就送给你了,你的生日礼物,老婆,生日快乐!”樊小丽先是愣了,继而开心笑了。望着妻子眼里含着的泪水,杨彬既高兴,又心酸。这么多年来,妻子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着这个家庭,照顾着自己,毫无怨言。一件180元钱的衣服,她就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而自己,常常连这么小的愿望都没有满足贤惠的妻子。

  杨彬愧疚的,还有年迈的父母。父母仍然住在山上老家的土墙房内,没有享过一天清福。老父亲从来没有怪过儿子,现在他年事已高,已经背不动儿子了,可他还总是乐呵呵帮儿子收收资料,跑跑腿。杨彬说,欠父母的恩情,他这一辈子是还不够了,他能做的就是无论多忙,都要在节日里陪父母好好吃顿饭,陪他们聊聊天。

  杨彬很少当面表达对妻子和家人的感情。直到今天,他还没带女儿上过一次游乐园。记得小时候,女儿每天晚上都问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家,他怎么不和我耍?每次说到这里,杨彬,这个铁骨铮铮汉子的眼眶就湿润了。对女儿的愧疚或许是他心里最柔软的疼。女儿长大后,会理解父亲的。

  这么多年来,也有人问杨彬:你腿都残疾了,还在和村民们一起拼命干,你就没有想过不干了吗?杨彬说,艰难的时候,他想过放弃,可一想到乡亲们的恩情,想到自己的诺言,他就咬牙坚持了下来。他曾是军人,军人重诺,他不能当逃兵!

  不觉间,23年过去了,如今的枇杷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全村村道路17.7公里全部硬化,社道路全部连通,文明路通到80%的老百姓家门口,人畜安全饮水基本解决,旱山村用水不再困难;村小学成为周边硬件设施最好的学校,27个留守儿童在学校中午有两荤一素的热饭吃;250亩核桃产业园已经投产,600亩银杏产业园即将形成;村里统一规划的聚居点已有20多户村民聚居,2014年底可建成100户……

  现在,杨彬正在筹划修通枇杷村到斯连场最后2公里的公路,让枇杷村的村道形成一个环线,可以直接上高速。同时,完成核桃银杏产业发展、农网改造等8件实事。

  正是春暖花开好时节,杨彬拄着双拐,又行进在枇杷村的满野春色中。他正履行着自己当初的誓言:拄着双拐也要带领老百姓致富奔小康,带领全村人民把枇杷村建设得更美好!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7010547号-1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