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情感

卖淫也玩020 南京警方捣毁网上卖淫团伙

【2015年09月06日 11:23:49】【来源:扬子晚报网】【字体: 】【颜色: 绿

  通过社交软件搜索附近的人,就会有“失足女”前来勾搭,议定价格后便上门服务。近日,南京玄武警方捣毁一网上组织卖淫团伙。让人意外的是,在社交网络上与人勾搭的并非“失足女”本人,而是该团伙的专业力量——“键盘手”:他们也并非身在南京,而是在180公里外的安徽合肥。“键盘手”招嫖成功后,便会将嫖客信息推送给老板,由老板遥控指挥在南京的失足女上门。今年7月以来,该团伙疯狂作案,几乎每天都能接单五六十个。

  

 

  社交软件上有人招嫖

  社交软件是聊天交友的平台,但有人却将其变成了违法犯罪的工具。今年7月中旬,南京锁金村派出所在工作中发现,有一伙人居然利用网络社交软件发布招嫖信息。

  在南京市区的某些宾馆酒店,入住的客人通过社交软件搜索附近的人,就能发现不少衣着暴露的女性形象出现。在一番搭讪后,对方便表示可以提供有偿服务。随后,双方加为好友,议定价格后,便会有失足女上门服务。“社交网络是相对比较封闭的圈子,一般很难察觉。”锁金村派出所副所长孙永明说。

  获得这一线索后,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并很快查获了几名嫖娼人员。周某是从外地到南京出差的,入住某酒店后,寂寞的他便想通过社交软件找个女性玩一夜情。通过搜索附近的人,他很快便锁定了目标。而对方好像也很愿意和周某见面,一番聊天后,对方要求周某加其为好友。进入私聊后,对方提出可以为周某提供服务,价格为800元,周某当即答应见面。“也就半个小时吧,小姐就上门了。”周某说,虽然和对方在社交软件上发来的照片不一样,但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对方发生了关系,并支付了800元。

  根据周某的描述,警方分析认为,失足女应该就在南京,而社交软件上和周某聊天的人是否是失足女本人,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键盘手”冒充失足女负责招嫖

  经过一个月的深入调查,疑问终于解开,和周某聊天的人并非失足女本人,而是一帮男的。“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组织卖淫团伙,负责在社交软件上招嫖的人代号‘键盘手’。”办案民警介绍,键盘手的数量约在20个左右,都是男性。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将自己设置成女性形象出现,专门勾搭一些有歪心思的男士。

  而更让民警意外的是,“键盘手”们都不在南京,而是在安徽合肥。“他们通过改变软件的定位设置,将自己的位置设定在南京部分宾馆酒店附近,让有需求的男士通过搜索附近的人就能找到他们。”孙永明说。经过相关线索梳理,警方发现,在短短一个月内,这些“键盘手”勾搭的男士数量十分庞大,两组数据可窥一斑:7月26日-7月29日,160余单;7月31日-8月2日,170余单。

  

 

  “老板”遥控指挥“小姐”南京接客

  随着“键盘手”的曝光,这个组织卖淫团伙也浮出水面。警方介绍,该组织共三级,分别是“老板”、“键盘手”和失足女。“老板”和“键盘手”平时都在合肥,失足女则在南京,由“老板”遥控指挥。

  “键盘手”勾搭上有嫖娼需求的男士后,便将信息推送给“老板”。“老板”随即联系失足女上门服务,期间,会有专门的“车夫”送失足女上门。交易后,失足女收取嫖资,其留存一半后,剩下的全部上交给老板,每天结算。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团伙有两个老板,一个姓王,一个姓辛,‘键盘手’则有20个左右。”孙永明说,至于失足女,因为流动性比较大,数量很难统计。不过,从警方掌握的该团伙接客数量来看,其牟利能力相当惊人。“一般的价格在600-800元,以每天50单计算,一天的嫖资就有3-4万元。”民警分析。

  三地抓捕,30多人落网

  在摸清该组织卖淫团伙组织架构后,8月14日深夜,南京玄武警方组织治安大队、巡特警大队、锁金村派出所、梅园新村派出所、韶山路派出所、孝陵卫派出所出动百余警力分成多个抓捕小组,在南京、合肥、苏州三地同时展开收网行动。

  首先,南京抓捕组在宾馆抓获正在交易的潘某、何某等5名失足女,并抓获先后与她们交易的10名嫖客。随后,合肥抓捕组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多路出击抓获了以辛某为首的19名“键盘手”。到第二天凌晨,苏州抓捕组将团伙主犯王某抓获归案。

  8月25日,在警方的强大攻势下,辛某手下的漏网“键盘手”周某、石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至此,这起通过网络组织、介绍卖淫团伙案告破。

  

 

  组织卖淫牟取暴利置地购车

  经过审查,王某等人交代了组织卖淫的经过。王某是安徽人,嫁到了江苏昆山。80后的她以前混迹夜场,对于卖淫嫖娼活动比较熟悉。今年初开始,她拉了一帮人开始组织卖淫。通过高利诱惑到一批失足少女后,王某向她们承诺,自己使用的是社交软件平台,非常安全,警方很难查到。就这样,这些失足女便成了王某的敛财工具。短短大半年时间,王某依靠组织卖淫,在昆山买了房、商铺,还添置了一辆高档轿车。

  而该团伙另一头目辛某是个90后,他原来是王某手下的“键盘手”,发现这一行当来钱如此之快,在熟悉整个流程后,便自立门户。他和王某手下常态化掌握着近20名失足女,都是他们在合肥招募的。由于合肥的嫖娼价格始终上不去,于是他们便将失足女派到南京。为了引诱嫖客牟取暴利,他们定期轮换在南京的失足女。

  目前,该团伙22名成员涉嫌组织卖淫及协助组织卖淫被刑事拘留,两人被取保候审。当场抓获的5名失足女和10名嫖客均被治安处罚。

  

 

  悲惨失足女:最多一夜工作11个小时

  警方在调查中发现,其实该组织中的失足女是相对比较悲惨的,她们中最小的刚年满16岁,而且大多是因为家庭贫困才走上了这条路。

  刚满16岁的何某交代,老家在农村,父母靠种地过活,家里还有弟弟妹妹,生活实在清苦才早早出来打工。一开始,何某在合肥的夜总会打工,但收入相对较低。没过多久她便结识了王某,在“高收入”的诱惑下,成为王某手下的失足女。

  何某告诉民警,王某等人为了防止手下失足女做“私活”,每次交易前都要交付2000-3000元的押金,直到“休假”才返还。而一旦生意好时,他们会无休止地组织失足女接单。警方结合先前掌握的情况及何某的交代得知,今年7月的一天,何某曾连续接单10个以上,从傍晚6点一直忙活到凌晨5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办案民警在此提醒女性朋友,洁身自好,勿被金钱迷惑了双眼,走上不归路。同时,警方也呼吁广大市民,发现卖淫嫖娼线索主动举报,共同净化社会环境。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14064号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IE7.0版本以上浏览器及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