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杂志

走人户

【2016年02月20日 12:46:04】【来源:巴中日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王述成

 
  舅妈虽近七十,却精气神十足。
 
儿时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她的温柔娴熟,沷辣干练。尤在外婆过生时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天,父亲带领我们兄妹翻山越岭,蹚水过河,再爬坡上坎,站在山岭上向外婆家张望的时候,舅妈和外婆、舅舅,早已在屋后的山梁上翘首以盼了。看到我们后,舅妈高兴地大声吼:“看!姐哥带娃儿们来了……”边说,边朝我们快步走来。我们也兴奋地一个劲儿向前跑。跑拢后,双手抱着她们的腿,使劲地摇啊摇。他们笑呵呵地弯下腰,双手捧起我们的脸,声声叫着我们的乳名,使劲在我们脸上亲。开始,我们的眼睛都湿湿的,慢慢地,眼泪夺眶而出,流淌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泪水……见这场面,舅妈边擦眼泪,边哽咽着声音说:“哎呀呀,都亲热够了,莫流泪了,我们快回去煮好吃的啦。”边说,边直起身来,拉着我们的手,吆喝着往家走。走到院坝边,便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腊肉和萝卜夹香味,沁人心脾,渗入骨髓,馋得口水一个劲儿地往外流。舅妈见我们馋得这个样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厨房,切两片薄薄的腊肉悄悄地塞进我们的嘴里。
 
开饭了,舅妈和外婆一直在厨房忙碌着。她们边炒菜上菜,边有说有笑,不停地在厨房和饭屋之间穿梭。舅舅们跷着二郎腿,在桌子上边陪客人吃菜喝酒,边海阔天空吹壳子。端上桌的菜,有切得菲薄的黄亮亮的猪的心舌肚肝,一人一片;有水煮的酥肉,软软的滑滑的,一人一个;有满碗漂浮着油水的干笋子炖猪蹄;有炒得香喷喷的魔芋、豆腐、碱水馍馍,还有一盘又一盘绿油油的蔬菜。那酒,是烂苕干烤的,苦涩难闻,喝着则更苦更涩,而他们却喝得很响很香,喝得满脸通红,头上直冒汗水。吃喝得差不多了,舅妈便来劝酒,边劝边喝,边喝边扯筋,扯着扯着,便给父亲和姨父灌酒,对准父亲或姨父,一人抱头,一人端起滿荡荡的酒杯,捏住他们的鼻子往口里倒,父亲或姨父偏着脖子,边软绵绵地反抗着,边半张着嘴,咕噜噜地喝着。外婆和几个舅舅则退避一边,边假装劝阻,边“嘿嘿嘿”地讪笑着。闹得正欢的时候,几个舅妈便相互使一下眼色,一个留在桌上继续劝酒,一个则蹓去厨房,在锅底上抹一把锅烟墨,涂上煤油,再返回酒席,装成劝酒的样子,顺势把锅烟墨抹在父亲和姨父的脸上。锅烟墨和着煤油,油腻腻的却轻易洗不掉。父亲和姨父干脆自己动手,把锅烟墨抺得满脸都是,再跑去厨房提把菜刀,装扮成黑脸关公,把舅妈们撵得到处躲藏……记得有一年,他们把大舅妈装在麻布口袋里,放在烈日下暴晒,大舅妈在麻布口袋里挣扎约莫大半个时辰,苦苦求饶,才被放出来。中午吃饭的时候,舅妈们在父亲和姨父的碗底放一层厚厚的豆瓣和盐巴,父亲边咬着牙关吃饭,边挤眉弄眼,脑子里想着该如何报复,舅妈们则笑得前仰后翻,热泪盈眶……外婆与父亲去世后,我们每年春节都要去舅舅家拜年。晚饭后,我们围在火盆前守岁,舅妈们拿出给我们扎的布鞋,让我们穿上试试,嗨,一试,不大不小,刚好合脚。她们弯下腰,一双手在我们脚上反复抚摸着,笑得合不拢嘴,而我们的心里却像灌了蜜糖,甜蜜蜜的。接下来,就给我们摆谈家史——外爷外婆的逃难、母亲兄妹的辛酸、父亲弟兄的艰难、王家陈家的姻缘、远房近亲的渊源……不觉间,在一个接一个离奇动听的故事中,悄然迎来新年黎明的曙光。
 
舅妈是位贤内助。她支持舅舅的工作和爱护舅舅,远近闻名,有口皆碑。舅舅当了三十多年基层干部,稳得起、坐得住、当得长。在“催粮催款,刮宫引产,打狗灭犬”的年代,难住了面情很软的舅舅。他成天挨家挨户“下话式”地做工作。家里老小的吃饭穿衣、坡里的耕耙撒播、乡里的人情门户,都落在舅妈肩上。最让舅妈头疼的,是客人来了没有什么好煮的。那时,农户喂一头猪,硬边(有脊梁骨的半边)交集体,自家吃软边。支人待客,人情门户,大小春请人种庄稼,都靠这几十斤猪肉。往往,大春收获一过,便没有肉食招待客人。舅妈便把菜做出各色花样,令客人赞叹不已。她把开心大萝卜、莲花白、羊角菜等精雕细刻,造型成飞翔的雀鸟,静卧的小白兔,行走的小山羊,栩栩如生,美不胜收。有时,舅舅遇到实在做不通工作的村民,就‘带到家里来。舅妈便热情招待一番后,针对不同对象做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如是计划生育对象,她便以远乡近邻某某儿女多但都不孝,老人最终靠乞讨为生;某某虽儿女少,却十分孝顺,老人过得很幸福为例,对比说明儿女不在多而在于成才孝顺;如遇屡屡不交税费的对象,她便以某村某家因连年不交税费,乡上高音喇叭点名批评,儿女开了亲都被对方退了为例,讲明不交税费影响不好,对自家带来不利的道理……就这样,个个都被她说得心服口服,生气而来,高兴而归,她因此赢得村民的好评。她与舅舅几十年相濡以沫,恩爱如初。去年舅舅因病做了两次手术,舅妈煮饭送饭,昼夜陪护,悉心照顾,给了舅舅战胜疾病的莫大信心和勇气。
 
舅妈是个追求美好生活的人。她们住在一个边远的贫困村,一条河流把他们隔在远山上。出门便爬坡上坎,做活靠肩挑背磨。每到大小春抢收抢种的时候,舅妈们便起早摸黑,累得精疲力竭,饭也顾不着吃。往往庄稼种上了,却落得一场大病。一年的一场大雪过后,我参加区上组织的蚕桑冬管检查组到他们村上,晚上开完群众会后,特意赶去舅妈家。一走拢,我被眼前的情景愣住了。只见舅妈和舅舅正点着煤油灯,气喘吁吁地在老房子后背屋基。舅妈跛着脚,一瘸一瘸。原来,舅妈被毒蛇咬了,她包扎着脚,忍着疼痛正艰难地干着活。夜很深了,我们围在火堆旁,我动员他们走出老家,去城里安生。舅舅无奈地笑了,之后便是一脸茫然,舅妈眼里则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之后,舅妈便隔三差五地向我探听去城里的事情,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东拼西凑,在巴城按揭了房子,举家全迁。
 
十多年过去了,舅妈们在城里生活得很巴适。儿孙们干活的干活,读书的读书。舅舅和舅妈除接送孙子们上学及煮饭外,便结伴爬爬望王山,或伴着轻快的旋律,跳跳坝坝舞,打打羽毛球,生活充实得很。(平昌县目督办)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14064号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