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要闻

船工号子:回荡在巴河的生命之歌

【2018年02月24日 09:56:41】【来源:巴中日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巴河水哟,浪滔滔,幺喔幺嗨喔。

  巴河船工号子,响云霄,幺喔幺嗨喔。

  巴山蜀水,好风光,幺喔幺嗨喔。

  满载粮油,闹长江,幺喔幺嗨喔。

  ……

  刚到黄梅村就听到农房里传来震撼的号子声。闻声寻觅,发现几名老人围坐在火炉旁歌唱,气氛十分热闹。

  巴河船工号子,大约源于清朝中期,在巴河流域行船中为配合航运、船务等劳动过程中,船工自创的一种歌曲,唱法独特,具有鲜明的川东北民歌特色。巴河船工号子,按船行方向分上水号子和下水号子,独特音调的艺术形式,是古巴人顽强意志、质朴情感和积极乐观的生活写照。

  时过境迁,当年巴河上的船工号子一去不返,原生态号子更是稀少。近日,记者来到平昌县元石乡黄梅村追寻这一远逝的巴河船工号子。

  壹 好听的“号子”是船工生命的呐喊

  一缕暖阳从王庭云家的窗户照进来,和炉火融合在一起,显得格外温暖。王庭云与几位老船工坐在旧得发亮的竹椅上闲聊。王庭云的家门前是雾蒙蒙的巴河,河边渡口停着几辆船只;不远处的河面上,远航回来的船发出“哒哒”的声音,打破了河面的平静。

  站在王庭云家门口望去,巴河对面就是达州所辖地界。王庭云家里三代人都是船工,像他一样闯荡巴河的船工目前村里只有10余人,年龄最大80岁,最小的50岁。巴河船工号子是黄梅村船工的精神灵魂,虽然船工如今已经不再行船,但是他们依然在闲余之时吼上几句,回忆当年艰辛的行船岁月。

  “巴河出名的大风滩,伍滩通观宝灵观,鸡喉子、浪水圈,还有地断大雪滩……”聊起当年从平昌江口到重庆渠江航道上的险滩,66岁的王庭云如数家珍。他曾在这段航道上行走了10余年。

  平昌江口“望江沱”到重庆朝天门航道,是米仓古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陆上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这段航道一直是川东北及大巴山地区物资出入的重要通道。黄梅村就坐落在这段航道旁,千年古码头黄梅溪码头是重要节点,见证了昔日“船牵起线线走”的繁华。

  王庭云是听着巴河船工号子声长大的,那激昂豪迈的号子深深地震撼着他的心灵,他向往随着那远航的船队,走出大巴山、走向广阔的天地……不到20岁的王庭云如愿以偿加入了船队,成为一名船工。

  “当上船工,才知道走船、拉纤的艰辛、艰险,一不小心便会船破人亡。”王庭云说,从平昌到重庆,顺水顺风,三四天就可到达;从重庆到平昌,逆水爬滩,要45天才能到达……短短三四百里的航路,出一趟船要近两个月时间。

  “妻在家中受了有妇之寡。(工人)嗨嗨!夫在外面犯了无罪之法。(工人)嗨嗨!白天就在长江玩耍。(工人)嗨嗨!夜晚就靠在水流沙坝。(工人)嗨嗨!”这首船工号子是当时船工行船的真实写照。

  “如果行船中发生意外,必须先抢救公家财产。”王庭云说,1970年夏天,让他至今难忘。当时,村里的汪必祥是前驾长,父亲王朝宗是后驾长,一船人从达县运了20余吨大米,在经过渠县三汇镇时,年轻的汪必祥想操作船舵,不料风大,船在经过险滩时遇险打烂了,霎时间,大米全部沉入河里。惊呆的王朝宗立即组织船工抢救,但终究无法挽回损失。“汪必祥因无章操作,承担75%的责任;王朝宗擅自离岗位,承担25%的责任。”这是当时政府对两人的处罚。自此,船工们吸取教训,行船格外小心。

  王庭云告诉记者,行船有讲究,必须遵守规矩。如:早上起来吃饭碗打烂了不行船;吃饭中有别船的船工到船上来不行船;船上有耗子上坡不行船……虽然迷信,但求心安。

  1972年夏,王庭云亲眼目睹了一艘来自达州的船在下险滩时被打得粉碎。“船上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十分惨烈。”行船前,这辆船上的一名船工吃饭时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碗,但由于运输的货物需及时送达,驾长依然坚持行船,不料在遇到险滩时,船沉了。也许这是巧合,但对于船工而言,这样的经历让他们更加相信祖辈传下来的行船规矩。

  “趴下来呀趴下来,撞起来了、撞起来了,船怕尾梢马怕鞭,石匠就怕打吊山,溜了、溜了,雄起、雄起……我们不怕拉大滩!”王庭云唱了几句。记者看到他眼神一定,仿佛唱戏,中气十足、声音响亮,“这样才能压得住舱。”王庭云上船不久,就成了船队喊号人。“那时候我们往往是七八只船组成一个船队,每只船有船工七人,拉滩时船工们集中拉一只船,一只一只地拉过。”那好听的“号子”,是船工生命的呐喊,特别是拉滩时,全靠号子来统一步调、汇聚力量。

  王庭云在巴河上“喊号子”一喊就是10余年。后来,随着陆路交通的兴旺,更由于巴河水电的梯级开发,“凶滩恶浪变平沱,江河上下不见滩”,巴河上船工号子逐渐沉寂,乃至销声匿迹。但多少次梦里,王庭云还在走船;多少个夜里,那号子声还在他心中激荡!

  如今,王庭云买了三辆机动船,在巴河上运输,没有了往日的号子声,“哒哒”的机器声伴随着他每次出行、归来。

  贰 浑厚、激昂、轻快、悲壮船工号子独具地方特色

  巴河是嘉陵江支流渠江的上游,发源于川、陕交界的米仓山南麓,经流南江、巴州、平昌、达州境,是巴中主要的河流之一。因流域内山高地险,在昔日陆路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只能靠水路运输,因河流周围多船夫和纤夫,劳作时十分艰辛,平日里边产生了劳动号子。

  “巴河船工所唱的号子因河流环境、航行条件的差异,导致其节奏、音调、唱词、情绪等各不相同,形成了不同的种类。”平昌县文化馆相关工作人员说。

  如今,巴河上再难听到号子声。“我要把号子写下来,让后辈知道黄梅村曾经还有船工。”72岁的汪必祥说,行船中,上水号子十分震撼,包括撑蒿

  号子、扳桡号子、竖桅号子、起帆号子、拉纤号子等,这些都是根据不同的劳动节奏分类的号子。

  由于逆流而上,行船特别困难,船工劳动力十分大,操作紧张,这类号子具有实用性,曲调高昂、简洁、有力,甚至没有歌词。例如:

  幺喔、嗨喔,起。(工人)起!幺喔、嗨喔,扎。(工人)扎!

  哪个不说起,就把他扎在裤裆里。(工人)起!

  哪个不说扎,扎得他说不得话。(工人)扎!

  嗨!嗨呵!嗨哟!扳过来。(工人)耶嗨呀!

  嗨!嗨呵!嗨哟!趴下来。(工人)耶嗨呀!

  这类吆喝声既能协调大家的步骤,又能鼓舞士气,集中精力,以适应闯滩需要。

  汪必祥介绍,行船顺流而下时,号子变得舒缓,就成为下水号子。下水号子音调悠扬,节奏舒缓,也是船工劳作之后得以调解身心的一种方式,往往是见景生情,即兴自编自唱。例如:

  嗨!千里巴河水清清,海拔最低哟一哟,黄梅村哟喂!

  嗨!元石黄梅巴河人呢,祖祖辈辈哟一哟,传至今哟喂!

  嗨!满载粮油下重庆呢,一去数月哟一哟,回家庭哟喂!

  ……“船工劳动决定了号子的演唱形式,一般多采用一领众和的演唱方式,与众人合唱遥相呼应,形成一问一答,而这正是巴河船工号子的意义所在。”平昌县文化馆相关工作人员说,巴河船工号子有异于长江号子、沱江号子等,独具川东北地区激情豪迈、自然朴实、轻快明了的风格特点,而这是河流特点和人文环境所造成的。

  号子在发展过程中,还糅合了地方戏曲艺术的唱腔和民间音乐,丰富了号子的表现力。“船一开出,要用号子来统一用力节奏,根据情况即时编出来。”汪必祥说。

  “嗨!挂起船帆水上行呢,妻在家中哟一哟,孝双亲哟喂!嗨!妻孝双亲多忠心呢,我对妻子哟一哟,表真情哟喂!……”屋里,情调舒缓、悲壮的号子声在回荡,在座的人听得津津有味,仿佛回到了拉纤的岁月。

  叁 悉心发掘瑰宝生命之歌回荡巴河

  黄梅村渡口一棵高大的树伸向宽阔的河面,陡峭的河岸、宽阔的水域依稀可见曾经繁华的水运。而今繁华逝去,号子也消失。

  2013年,随着平昌县乡村旅游渐成气候,需要挖掘整理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乡村旅游内涵,黄梅村的巴河船工号子便成了平昌县挖掘的重点对象。

  “要唱巴河船工号子,村里当属汪必祥。”村支书陈以微了解情况后,立即联系汪必祥,道明了挖掘整理巴河船工号子的事。没想到,汪必祥一口应承:“这正合我心意!”

  汪必祥怀着满腔热情投入到巴河船工号子的挖掘整理工作中。

  “我干活、走路都在回忆当年推船号子是咋喊的,激流号子又有几种喊法,常常晚上睡在床上,想起一段就连忙翻身起床记下。”汪必祥告诉记者。

  功夫不负有心人。汪必祥起早贪黑,一个多月时间,终于挖掘整理出了巴河船工号子的词和曲谱。

  有了词和曲谱,资金和队伍排练又咋办啊?汪必祥想了想,没有队伍,他找来七八个当年一起跑船的老船工,王庭云第一个站了出来,组建起了“草班子”;缺乏资金,几个老船工就轮流做东,在家排练。

  2013年10月,汪必祥带着巴河船工号子的曲目,领着几个老船工组建的“草班子”,参加了平昌县首届民间技艺文化大赛,荣获全县原生态民歌二等奖。

  2014年,巴河船工号子的曲目参加巴中首届原生态民歌大赛,斩获一等奖;2017年6月,登上了成都市武侯梦想剧场大舞台,参加全省“携手齐奋进,共筑蜀水梦”文艺汇演,再次捧得大奖归。

  这些年来,巴河船工号子更是活跃在多个重要旅游节庆活动中,受到广泛的赞誉。沉寂的巴河船工号子以表演的形式开始出现在更多人的视野中。

  “千里巴河水清清,一条玉龙奔重庆;巴河岸边戏龙人,祖祖辈辈传至今……今人不见古时月,特把往事来表演!”在一些旅游节庆活动中,汪必祥带着他的“草班子”表演的巴河船工号子曲目,成为活动中一道品牌“名菜”,以其浓厚的民间地域特色、质朴自然的着装、清新明快的号子、激情豪迈的气势,再现了巴河船工与纤夫的劳作场景,让远方来的游客领略到巴文化的魅力,让本地民众回味起先人们渐行渐远的生活气息……

  元石乡文化站站长邓启福认为,巴河船工号子是巴河水路运输史上的文化瑰宝,是船工们与险滩恶水搏斗时用热血和汗水凝铸而成的生命之歌,它体现了自古以来川江各流域劳动人民面对险恶的自然环境,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粗犷豪迈中不失幽默的性格特征。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14064号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