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杂志

天马山逸事

【2018年07月22日 08:59:01】【来源:巴中日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浩子

  2003年夏天,正是巴中市巴州区将辖区内的国营天马山林场申报“国家森林公园”的时候。作为“国家森林公园”评审组专家之一,我有幸与多名旅游、林业、规划专家深入大巴山腹地的天马山林场,欣赏那里优美的自然景观、感受那里古朴的人文风情。穿行在茂密的林区,每一棵参天大树、每一种奇花异草都使我感到格外新鲜。在林区的一周多时间里,我与养蜂人攀谈、和林场老工人交流、访问林场周边的农户,住苞谷地边的窝棚、睡林中的吊床,饮山泉、食野菜、喝蜂蜜酒、吃铁罐饭,如同到了世外桃源,把外面的世界忘得一干二净,真可谓乐不思蜀。在林区我所接触的人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林场附近一个叫“南阳村”里的老猎人吴茂德。茂德老汉是林场的活字典,天马山的掌故轶闻他如数家珍。在天马山,我大开眼界——目睹了迷人的自然风光,同时,也大饱耳福——听茂德老汉摆我前所未闻的龙门阵。以下就是他给我讲的故事——一些关于人与自然或者说人与动物的故事。

  猴子的屁股为什么是红的

  天马山多猴子,且全是猕猴。

  猕猴三五成群活跃在一个叫“老土地”的地方。它们岔生,见了人,敬而远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远远地给它们抛去食物,它们也十分矜持,并不贸然上前争抢,警惕大于贪心。就是扮鬼脸打手势吓唬它们,猕猴们也是表情木然,无动于衷。我曾在树林深处见过几只猕猴,我与它们面对面时,它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光迷惑、茫然;我刚一转身,它们就搔首弄姿,挤眉眨眼,叽叽咕咕,仿佛在戏弄、取笑我。

  说起猴子,还是听茂德老汉的故事吧。

  早些年,天马山猴患无穷。一到粮食、瓜果成熟的季节,猴子便成群结队下山掰苞谷、摘瓜果。它们掰苞谷,掰一个丢一个,到最后,手里就只有一个,而苞谷地则被它们糟蹋得狼藉不堪:苞谷秆被它们拦腰折断了,苞谷叶被它们撕得支离破碎,成熟的苞谷棒子或没有成熟的苞谷棒子被它们扔得满地都是。它们摘果实时,像人一样爬上果树,不,比人爬树的动作更轻便、敏捷,一眨眼就上了树。在果树上,猴子们要么抓住枝丫,把身子悬空,摆来荡去;要么凌空跳跃,从这棵树蹦到那棵树,表演空中飞猴的杂技。它们吃够了果子,还把树上吃不完的果子摘了,扔得满地都是。那时,天马山附近的居民少,几个人敲着盆盆罐罐,弄些响声想把猴子吓跑,哪知猴子根本不理睬,有恃无恐。这简直是光天化日下的抢劫!人们忍无可忍,但又拿猴子毫无办法。

  这些猴子下山时,喜欢在村口的大石磨上坐。在大石磨上坐,一是集中,二是商量当天做什么。它们叽叽呱呱,闹闹嚷嚷一阵后,就一窝蜂散了。

  那时,天马山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分明是猴子的世界,猴子主宰了一切。

  有一年,南阳村的人实在怒不可遏,忍受不下去了,全村十多个人开会,研究对付猴子的办法,并要求每人都要出招。有人建议手持木棒、斧头与猴子硬拼;有人说在苞谷棒子和瓜果上洒些毒药,让猴子中毒……后来,这些土办法都被一个白胡子老者否定了。白胡子老者想了一个办法:他让村里的人趁猴子下山之前,用木柴把村口的大石磨烧红,然后回家各干其事。

  下午,山上的猴子呼朋引伴、大呼小叫着如约而至。像往日一样,猴子们争先恐后地扑向大石磨抢座位。因为大石磨是圆形的,几十只猴子几乎是同时都抢到了座位,也几乎是同时落座、又同时触电般弹跳起来、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它们的腿上如同安装了弹簧,纷纷弹跳到了地上。它们的屁股无一例外地被滚烫的大石磨灼伤,屁股上的猴毛或被烧焦或被烧光,鲜血直流,惨不忍睹。它们在地上打滚、触头,尖叫着、呼啸着,痛苦不堪,最后惊慌失措向山上逃去。从此,猴子不再下山掰苞谷、摘瓜果扰民了;从此,猴子的屁股就没了猴毛,伤愈后,屁股的肌肉就红红的了。

  但问题是:天下所有的猴子屁股都是红的,不独天马山的猴子。

  ——茂德老汉把故事讲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话了。

  那是被烧红的大石磨灼伤的——茂德老汉显然一时没明白我插话的意思,他解释说。

  这个故事很美!就算有破绽也不重要了。

  会笑的熊

  天马山有一种熊,长着人一样的面孔,像人一样行走,高兴时,还会像人一样发出开心的笑声,村里的人叫它人熊。

  人熊常年在深山老林中穿行,皮毛上涂了一层厚厚的松脂,铠甲般厚实,富有韧性,刀枪难入。人熊性格乖戾,喜欢离群索居,常常独来独往。

  人熊吃饱喝足了喜欢爬树。在树冠,它抓住树枝,把笨拙肥胖的身子悬空,像人一样荡秋千。荡累了,猛地一松熊爪,从树上摔在地上。那沉重的一声响,常常突然打破山林的寂静,惊得野兔狂奔、山鸡乱飞。随着那一声钝响,不要以为人熊摔伤了,其实,它皮毛未损,安然无恙,它是在锻炼身体,南阳村的人谓此举为“摔膘”,人熊越摔肌肉长得越紧密、越摔身子骨越硬朗。

  人熊也有薄弱处,那就是它的胸口。它的胸口被一撮白毛遮盖着,这也是一个醒目的标识。猎人熊,目标也只有对准它的胸口,这样才能击伤人熊。人熊的反击能力也非常强。猎人熊时,猎人常常要在身体前方竖一块厚实的门板,在门板中心位置开一个孔,将枪管从孔中伸出去,猎人躲在门板后,目光从孔中瞄过去,观察人熊,待人熊朝自己一步步走近,到达了有效的射程内,就瞄准人熊胸部那一撮白毛,扣动扳机击中人熊。打人熊时,枪里要装铁丝或钢条,这些金属才有穿透力。若装平时的铁砂,只能伤及人熊的皮毛。伤了皮毛,未击中要害,那麻烦就大了——人熊发怒了,反击起来会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后果往往不堪设想。所以说,猎人熊时,猎人常常在前边放一张门板就是怕意外发生。话说回来,要是击不中人熊,它反击时,抓伤或扑倒的也是门板,不是猎人。那时,猎人就有逃生的可能。

  在南阳村,也只有手艺高超、枪法精准的猎人才敢打人熊。对大多数猎人而言,说起打人熊,那纯粹是笑谈、吹壳子。

  人熊是天马山最凶残的动物,比狮子、老虎更令人恐怖。但天马山的人熊一般不轻易伤人。只要人不主动伤害它,它就不会伤害人。更多的时候,它对人是友善的。比如,与人狭路相逢,最终还是它先给人让路;当人在树林中行走,它猛地从树上跳下来,截住人的去路,顶多对人裂牙呲嘴,吓唬吓唬一下人。看着人丢魂落魄、连滚带爬、惊慌地逃离时,人熊哈哈大笑。那笑声阴险、狡诈,如同美酒中放了烈药,令人毛骨悚然。胆小的人听到这鬼一般的笑声,多半会被吓死。

  南阳村的一个妇女清早上山割草,惊动了附近的一头人熊。人熊从灌木丛中跳出来,一下抓住了妇女的一只手——据说,人熊抓人只抓人的手。抓住后,就笑。先是小声笑,继而大笑。笑着笑着,便闭上眼睛,陶醉了似的,喜不自胜。那个割草的妇人事后对村里的人说,那天,人熊突然跳出来,抓住的不是她的手,是她手里的镰刀。惊恐万状的妇人见人熊握住镰刀大笑、幸福得闭上眼睛时,灵机一动,丢了镰刀把,头也来不及回就连滚带爬跑下山。妇人因惊吓成疾,半夜三更时常在床上大喊“人熊!人熊!”,半年后,死去。

  人熊先是闭上眼睛笑死,后来睁开眼睛笑醒,发现手里除了握着一把镰刀外、面前的人早已不知去向时,便气急败坏地对着山林咆哮……

  村里聪明的人想了这么个办法:凡是进山时,人们手中都拿个小竹筒。如果途中遇到了人熊,便主动把小竹筒伸过去。人熊以为是人的手,便紧紧攥着。人们等它笑死了,就丢了手中的小竹筒,赶紧离开。

  茂德老汉说他父亲年轻时就碰到过人熊。那人熊仿佛是专门等他进山似的,提前就守候在必经的路口。说来也就那么蹊跷,茂德老汉的父亲也是个有准备的人,他似乎早已料到了似的,手里当然少不了一个竹筒。所以,见了人熊,非但不慌张,反而还比人熊镇静得多。他主动把手里的竹筒伸了过去,人熊迫不及待地用掌握住,便闭上眼睛笑死了……

  ——人熊笑醒了就要吃人!茂德老汉补充说。

  在天马山,每次都是聪明的人战胜了人熊。人熊一次次遇到人,一次次把人手的替代物——小竹筒(有时也有小木棍)紧紧地攥着,结果,一次次上当受骗,一气之下,离开了天马山,到没有聪明人的地方去了。

  天马山虽然没有了人熊,但还是有其他熊的,比如黑熊。今年10月上旬,我在网上看到一则《天马山黑熊袭人》的消息,说10月6日中午12时左右,天马山国家森林公园附近的南阳村二组62岁的农民黄庆荣与儿子黄军在地里收苞谷,突然遭到一头重约200斤的黑熊袭击。在与黑熊搏斗中,黄庆荣身负重伤,当即死亡,黄军身体多个部位被黑熊抓伤、咬伤。在与黑熊的搏斗中,他的呼救声惊动了附近的居民,人们挥舞着斧头、高举着锄头闻讯赶来,撵跑了黑熊,把黄军送到了医院抢救。消息说,黑熊袭人事件发生后,当地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全力做好伤者的抢救治疗工作,切实加强宣传,提高老百姓的安全防范意识,保护群众生命安全。

  为了证实事情的真伪,我打电话询问巴中市巴州区林业局的朋友,消息得到了确认。

  我在想:这黑熊袭人,真是忧喜参半的事。忧的是,黑熊危及人的生命安全,是猎杀还是纵养姑息?或者说,下一步该如何防范、如何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喜的是,在全球生态受到严重破坏的今天,天马山还有黑熊这类野生保护动物,这虽说不是啥了不起的事,但至少也说明一个地方的生态环境在当地政府的重视下保护得多么好。

  老虎也有失败的时候

  以前,天马山也是老虎的天堂。

  老虎是肉食动物,嗜血成性,吃骨头都不吐渣渣,常常与狮、狼之类的野兽并称,名为狮虎、虎狼,其凶狠可见一斑。但在天马山,老虎也有克星。它的克星俗名“掏狗儿”。

  掏狗儿形貌一点儿也不起眼,只有野兔大,状如猫也可说像狗。与猫或狗不同的是,掏狗儿的两条臂非常长,能弯曲,臂上的爪子带倒钩,十分锋利。老虎一见到掏狗儿,就像老鼠见到猫。原来,掏狗儿一见老虎,在地上将小巧的身子一收缩,然后一放纵,就跃上了虎背。任凭老虎如何翻滚、跳跃,也把掏狗儿摔不下来。掏狗儿专吃老虎的肠子。掏狗儿在老虎背上,一只臂抓住老虎尾巴,另一只臂伸进老虎的屁眼,把老虎的肠子掏出来吃。有时,它吃一截肠子掏一截;有时,他只吃一截,却把老虎的肠子全部从屁眼里掏出来。掏狗儿的爪子是有倒钩的。老虎的肠子在它的爪子上一截一截缠绕着,掏出来时,一大圈,如果展开的话,足有十几米长。你说这掏狗儿厉害不厉害?你说这掏狗儿专干掏肠子的事恐怖不恐怖?你说,肠子都被掏光了,老虎还有活路吗?

  天马山民谚说:老鼠怕猫儿,老虎就怕掏狗儿。

  我在天马山考察期间,在当地人的印象中,百兽之王的老虎并非臭名昭著——天马山的老虎除了虎性,似乎还有人性;它们好像不曾伤过人,反而还有恩于人,“虎娃”的故事就是佐证。

  天马山下有一对夫妻,生下一婴儿后,夫妇俩便不约而同地得了一种怪病相继离世。孤苦伶仃的婴儿嗷嗷待哺,在襁褓中哭得声音都嘶哑了,奄奄一息。他声嘶力竭的哭声早惊动了附近的一只母虎。母虎趁天黑无人时,潜入农家,给襁褓里的婴孩喂奶,然后,叼着婴儿回到虎穴。

  在虎乳的营养下,在母虎悉心的照管下,婴儿在山野的风日里一天天茁壮成长。一年后,母虎见娃不会饿死了,就决定把他送给山下一户无子的人家——再不把娃送下山,娃学会了虎语就学不会人话了。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母虎把娃送到了山下那户无子的人家门前。那户人家听见门外有娃的哭声,好奇地开门看究竟,一看,简直是喜出望外,送子娘娘把娃送上门,这还是盘古王开天辟地头一回,老两口高兴得跪在地上作揖磕头,谢天谢地。

  这个故事在天马山家喻户晓,广为流传。它除了昭示人与动物或者说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个永恒的主题外,还在强烈地表征着生命和爱的某些超越世俗的精神及其价值。

  关于老虎,最有意思的还是茂德老汉讲的“人虎决斗”的故事。

  一只曾经被猎人击伤的老虎,伤愈后,卧薪尝胆,潜心修炼,伺机找猎人报仇雪耻。数年后,老虎认为功夫修炼到家了,便来到猎人的住处挑战,说此仇不报,枉为百兽之王,要与猎人决斗。哪里有人向野物投降的道理呢?猎人也不示弱,当即应允,并定下了决斗的具体日期。

  到了决斗的前一天,猎人在自家的院坝里、房门前铺满了豌豆。

  次日,老虎气势汹汹,如期而至。一进猎人的院子,就大声武气地叫嚷:“猎人,我报仇来了!”

  猎人没理睬老虎。

  老虎见猎人躲在家里没应声,估计是心虚,便大步流星往前走。一进院坝,踩在豌豆上,就重重地摔了一跤。老虎恼羞成怒,忍痛好不容易从滚动的豌豆上爬起来,刚走了一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就这样,老虎摔了爬,爬了摔,十分艰难地上了台阶,到猎人家门口时,再一次重重地摔倒。这是老虎最后一摔,也是最致命的一摔——老虎已摔得头破血流。它心力交瘁,元气大伤,躺在地上呻吟,再也无力爬起来。

  这时,猎人从家里出来,对老虎说:“还决斗吗?”

  老虎垂头丧气地说:“你高,你高!我服你了。”

  猎人看也不看老虎一眼,对着旁处说:“不赶快滚蛋,还想在这里耍赖?”

  老虎拖着摔伤的身子,一瘸一拐,灰溜溜地走了。它从此隐居深山,不再抛头露面。

  茂德老汉年轻时也干打猎这个营生。关于野物的故事,多得很,几天几夜他也讲不完。国家“天保工程”实施后,政府禁猎封山,他毁了猎具,金盆洗手,专事农业生产,兼任村里的护林防火员。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7010547号-1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